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乱世淫雄之后赵传说
乱世淫雄之后赵传说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乱世淫雄之后赵传说

五胡十六国时期,天下数分,局势混乱,战争叠起,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 所,作为统治者登上历史舞台的各个少数民族带着他们特有的野蛮横扫了整个北 中国。风云激荡之中,石勒横空出世建立了强大的后赵帝国。石勒在位十五年, 之后政权经过短暂的更替到了中国历史上最荒淫与残暴的石虎手上,年号建武。

建武4 年,后赵皇帝石虎将伐辽西段辽,募有勇力者三万人,皆拜为龙腾中 郎。哪知段辽先发制人,派遣其堂弟段屈云率兵突袭幽州,幽州刺史李孟抵抗不 力退奔易京。石虎遂决定御驾亲征,以桃豹为横海将军,王华为渡辽将军,统舟 师十万从瑜津出发,支雄为龙骧大将军,姚弋仲为冠军将军,统步骑十万为先锋, 大军直扑辽西。

金台,夜,石虎的中军营地十万军帐团团围在石虎的硕大王帐周围,最近的 军帐却又离王帐有五十步之遥。王帐内的人影投射道帐子上,只见几个黑影纠缠 在一起,忽上忽下,帐内还不时传出石虎猖狂的笑声以及阵阵女人痛苦中透着快 乐的尖叫。门口的守卫知道那是皇上正在宠幸郑皇后以及渡辽将军王华和冠军将 军姚弋仲地夫人许氏和白氏。郑皇后是四个皇后中最为皇上宠爱的,她是大臣郑 开的女儿,今年只有二十岁,比皇上足足小了四十岁,丰乳肥臀,白白的皮肤, 娇嗲的声音,自从在郑府被石虎看见后,当天就让郑开献入寝宫。没想到郑氏自 小便随一位欢喜双修大道的道姑修习媚术,精于男女大道,进了宫后,淫技百出, 使石虎日日感到新鲜,整天待在她的寝宫,变着法的奸淫。郑氏很快便被封为右 皇后,其父郑开也被封为微国公。郑皇后还时时召其他王妃命妇进宫聊天,实则 是让她们接受石虎的奸淫。石虎从此更是一步也离不开她,一日不肏便浑身难受, 所以这次征伐段辽也带在了身边。至于许氏以及白氏两位命妇,则也是众多王爷 大臣之妻中石虎最爱奸淫的两个。许氏三十出头,长得小巧玲珑,却又有着一对 不相称的大奶子和一个丰满雪白的屁股,石虎第一次见到她就淫心大起,当即忍 耐不住,就在王华府上大厅里当着王华的面将她奸得欲仙欲死,高呼皇上万岁。 自此王华便官运亨通,许氏也经常被召进宫中几日几夜不回,回来之后也是阴户 高肿,菊穴微绽,有时后面还塞着个粗大的角先生,说是陛下有旨不得拔出。姚 弋仲的夫人白氏虽已经是四十又三,却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出身书香门第, 自幼熟读圣贤之书,看似一个贞节烈妇,却硬生生被石虎调教成了一只只知道男 人肉棒的母狗,姚弋仲征战在外,她便也被石虎带在身边以供时时淫乐。

帐中不断传出的淫声秽语使这门口唯一的卫兵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偷偷的 从门帘的缝中往里看。王帐中铺着厚厚的西域地毯,猩红的地毯上几个白花花的 女人正在扭来扭去,一丝不挂。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则举着他那粗黑的阳具在一 个像狗一样趴着地女人的玉户中进进出出,从里面带出的淫水在阴茎上挂成一条 条淫秽的银线,地上湿了一大片。女人高声叫着:" 陛下!用力!再用力!贱妾 的小逼好痒!快插!快把贱妾的小骚逼插烂!贱妾受不了了!哦!陛下的鸡巴好 粗好烫!插得贱妾舒服死了!哦!" 她那巨大得丰乳随着背后有力得撞击一晃一 晃的,樱桃小嘴里不停地冒着淫荡地叫床声,构成了一道无比淫秽的风景。她正 是石虎的宠妃郑皇后。旁边躺着的两个女人,脖子上竟都套着项圈,项圈上还挂 着一个小铃铛,下面浑圆硕大的香臀下还有一束彩色的羽毛,仔细一看,原来是 插在菊花小穴里的孔雀尾羽。这两位瘫在地上便是许氏和白氏,她们的嘴角残留 着白浊的精液,阴户上竟还塞着鹿角做的假阳具,白色的龙精缓缓地从她们地小 逼嫩穴与角先生的缝隙中流淌出来。两人已经被石虎肏晕了过去。守卫不知不觉 中变得两眼通红,下面的鸡巴硬得发痛,忍不住用手伸进铠甲里用力地套弄起来。 却没注意到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向王帐摸来。

刷,一道亮光闪过,黑衣人直扑正在发泄中的守卫。守卫惊觉,脸上不由大 骇,但能当上石虎的侍卫自是万里挑一的高手。情急之下,他冷静地用左手将佩 刀反手拔出,铛!挡住了劈向自己的刀光,紧接着腾身而起,两脚飞快的踢向黑 衣人的面门,一面借势将裤档中的右手抽出。黑衣人倒退两步,避开守卫的飞脚, 左手一扬,毫光闪过,侍卫心中暗道不好,硬生生地将身子压下,希望避开黑衣 人的暗器,却突然觉得脖子一凉,黑衣人已经鬼魅般地靠近,将刀从他脖子上轻 轻抹过。守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眼睁睁看着黑衣人又如鬼魅般无声无息地扑进 了帐子中,心中掠过此生最后一个念头:" 惊魅步!他是辽西圣月门的人!" 黑 衣人施展惊魅步,悄无声息地向背对着他,正在用力地肏着郑皇后的石虎靠过去。 郑皇后高翘着丰臀,用力地向后迎合着石虎,口中不停地叫着:" 陛下!哦!大 鸡巴哥哥,你肏死我了,奴家的后庭好舒服啊,皇上哥哥的鸡巴真粗真大奴家都 泄了五次了,大鸡巴哥哥还没射呢!快将大鸡巴哥哥的龙精灌进贱妾的后庭,射 满奴家的骚穴,让贱妾为陛下再生几个又丰骚又漂亮的女儿,到时候让贱妾母女 一同服侍陛下。快,快射吧!" 石虎哈哈大笑,说道:" 肏死你这个小淫妇,快 给朕生,到时候让朕看看是你会叫,还是朕的女儿骚穴紧窄可人!" " 石虎,去 死吧!" 黑衣人暴起发难,高高跃起,将刀直向石虎劈下。哪知这时石虎突然转 过上半身,一掌" 开天劈地" 打向黑衣人,黑衣人猝不及防,啊的一声,被打飞 了出去,摔在波斯地毯上,挣扎着,却是起不来。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困惑与 慌乱。

" 别挣扎了,进了朕的迷夜帐,就乖乖地坐在那吧。" 石虎看都不看黑衣人, 转过身去继续将鸡巴插进了郑皇后地菊穴之中,一阵狂乱的抽插后,只听郑皇后 惊叫一声,便不再有了声息。石虎也在她身后顿了顿,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满眼 愤恨怒火的黑衣人。他浑身赤裸地走了过去,在他的背后达到第六次高潮的郑皇 后缓缓地瘫软在地上,肥白的屁股中间还开着一个被肉棒撑开的大洞。黑衣人眼 中闪过一丝惊惶," 狗皇帝,你别过来!" 声音中虽有着难掩的慌乱,却依然悦 耳动听,如九天之上的仙乐一般——刺客竟是个女人!事实上辽西圣月门中极少 男人,包括门主在内全都是世上少见的绝代娇丽。石虎这次征东,不仅仅是觊觎 段辽的势力与地盘,更是想将总堂设在辽西的圣月门一网打尽,全部弄进后宫, 夜夜征伐,以满足自己的淫欲。

"哈哈哈!真没想到朕还没到,圣月门的人就自己送上门来了!有趣啊有趣。 " 石虎一阵得意:" 小美人,怎么样?是不是想大鸡巴哥哥想得荒啊?" 黑衣人 一阵惊愕,脱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圣月门的?我蒙着脸,你又怎么知道我 是美是丑?" 女人就是女人,不管是不是面对敌人,对自己的容貌总是非同寻常 的关心。石虎听她这样问,更加得意,说道:" 你知道朕身为大赵皇帝,为什么 只在行宫之外安排了一个侍卫吗?那不仅仅是因为朕这迷夜帐中布满了迷夜香, 除非有朕的解药,否则不管有多强的内力,进入帐中五步之内便会中毒,内力空 空,全身软绵无力。你看,朕与爱妃欢好之处无论离墙还是门可都有七步之遥呢! 另外,你也看到了,朕会武功,你也不想想,我石氏以弓马立国,朕年轻时率军 南征北战,死在朕刀下的高手成千上万。凭朕的修为自然能一眼看出你施展的是 辽西圣月门所特有的惊魅步,你自是圣月门的人。而据朕所知,圣月门只收清丽 绝色为徒,就像朕宫中的伊奴一样。" " 哼,你这个狗皇帝!你把我师叔怎么样 了?" 黑衣人尽管不能动弹,嘴上却是毫不示弱。

" 你说伊奴吗?哈哈,你怕就是为她而来的吧?她么,自然很好,天天承受 朕的雨露恩泽,已经做了朕的奴妃了,享不尽的富贵荣华。现在的她见了朕可就 自动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张开,趴在地上,翘起雪白的肥臀,娇叫着" 请陛下怜惜 " 呢。" 石虎用淫荡的词语描绘着黑衣人沦陷宫中的师叔如何在他胯下娇婉承欢。 黑衣人听得又羞又怒,身体却产生了若有若无的麻痒,尤其是下身那处羞人的地 方,竟如有千只蚂蚁爬过一般骚痒难耐,无名的欲火在她的心中升腾而起,越烧 越旺。她想到这一定是迷夜香的作用,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因为欲火焚身而心智 大乱,她使劲忍着,一张俏脸布满了红晕。石虎看着她夹紧双腿,身子不自觉地 扭来扭去,淫笑地伸出手一把扯下黑衣人的面巾,果然是柳眉杏眼,虽然看上去 只有十七八岁,却天生媚态十足,别有一般风味。石虎淫笑两声,又伸手使劲地 隔着衣服揉搓起黑衣人娇嫩的胸部来。嘴里还不停地说道:" 圣月门果然妙,竟 有你这样的小美人,你放心,朕会好好待你的,不出十天,你就会是朕的又一只 波斯小猫,就像你师叔一样,又荡又贱!本来朕还很遗憾没带你师叔侍驾左右, 没想到现在朕又有你了。真是天道在朕啊,哈哈!" 黑衣小美人艰难地说道:" 你休想!狗皇帝,总有一天,我师父师姐会来杀了你的!" 石虎笑道:" 来了正 好,朕就封她们为圣月淫妃,日日用美妙肉体为朕分忧,再替朕生些龙子龙孙。 到时朕一统天下,便让他们尊贵万代。现在嘛,就让朕先宠幸宠幸你吧!" 说完, 石虎用力一扒,刺啦一声,黑衣美人身上的衣服就被撕破开来,露出里面雪白的 肌肤。黑衣美人一声惊呼,心中只道就要失身于此,却又是无能为力,眼里泪滴 滚滚,顿感绝望与不甘,忍不住拼尽全力地挣扎起来。石虎看着小美人几番挣扎, 却总是功亏一溃,反不经意间将身子越露越多,两个娇乳已如白兔般跳了出来, 还晃了两晃,顿时淫心大起,两眼冒光,下面的阳具昂扬而起,直欲呼啸九天。

石虎再也忍耐不住,伸出两只魔爪用力的扒下黑衣美人的裤子,少女雪白浑 圆的香臀便露了出来,两个高耸的臀瓣之间更有一处芳草稀稀,下面的晶莹泉谷 溪流潺潺,淫香四溢。

石虎看得呆了,很快就又疯狂地将脸凑到少女的玉户前,伸出舌头狂舔从中 流出的处女真精。少女被扒下裤子之时已羞愧欲死,自己素来视若禁地的私处竟 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面对这个荒淫无度的老头子,心里不由又荒又乱,可不 知不觉间却又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她不知道这迷夜香可不是一般的迷药,那 是西域楼兰专门进贡给石虎以供宫闱床第之乐的烈性春药!普通人哪怕吸入一点 香气,就是守寡十年的贞节烈妇也会立即变得人尽可夫,只知道脱光衣服,摇晃 屁股,乞求着男人插入。而习武之人虽有内力,但一动用内力,春药便会趁机进 入血液,激发出人体内最原始的情欲狂潮,使人丧失理智,陷入比普通人更加疯 狂的淫乱之中。以后若不能将其从血液中彻底清除,理智会一天天恢复,但情欲 也会一天天越来越重,最后变成一只只知交合的淫贱母狗。若是男人中了此春药, 不服解药则不管会不会武功,是不是大侠,一律会丧失理智,变成只知交合的傻 子。

半盏茶后,石虎依旧在尽情的舔拭着少女的小穴,两手肆意得揉捏着她的双 乳。此时的少女也变得两眼含春,媚叫连连:" 啊!啊!不要…不要……好痒… …别舔了……好痒……好舒服………呀!…不要……快停下……" 嘴里这样叫着, 屁股却不自觉地向石虎嘴巴凑过去。" 小淫妇,受不了了吧?" 石虎抬起头,改 用手去抚摸少女的阴户,中指不停地挑逗着她那泉谷中最最敏感的相思红豆。" 啊!啊!舒服……舒服……受不了……了……人家好……难受……又好舒服…… 啊!…呀!要尿尿了!……尿尿了! "少女高声叫了起来,身子挺直,晕了过去, 而一股溪流从她的玉户中激射而出,打在了石虎的手上。

" 受不了了?这么快就泄了呀?比你师叔还敏感呢,哈哈,真是个极品啊! " 看她高潮,石虎将粘满淫液的手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淫笑着说道。" 现在, 就让你尝尝朕的龙茎吧,你看它都已经跃跃欲试了。" 说完就扶起少女的腰,把 硬梆梆的鸡巴用力在她的玉户外插了插,粘满了淫水,然后准备直捣黄龙。

就在这时,帐外喊声大作,战马嘶鸣。整个军营突然间大乱起来。石虎一愣, 意识到外面发生了什么变故,一把推开情欲大炽的少女。快步走到王帐中摆满令 牌的桌子旁,喝道:" 刘行!" 从王帐角落的阴影里像鬼般闪出一个灰衣的老太 监来——石虎毕竟是皇帝,帐中自然不会如他自己所说的不留一人。而能将身子 藏得跟空气一般,灰衣老太监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陛下?" 刘行飘到石虎旁 边,一边侍侯石虎穿衣,一边恭声问道。

" 去外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若有人扰乱军心,杀无赦!" 石虎命令道。 " 是" 刘行领命,正要出去,耳中却传来几声凌乱的脚步声,距离当在四十步外。 " 陛下,有人来了,怕是佟联赶来禀报了。" 石虎挥挥手,刘行立即飘到了军帐 门口,全神戒备。

来人一会到了帐前,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想来是看到了门口侍卫的尸体。听 他的声音正是石虎的禁军首领佟联。" 陛下!" 佟联急呼,深恐里面的石虎发生 了什么意外。

" 进来吧" 石虎喝道。佟联快步进帐,跪拜行礼,还没开口,石虎已经问道 :" 外面怎么回事?" 声音不怒自威。佟联畏惧地低头,答道:" 回禀陛下,一 部未知所属的流寇冲击我军大营,左营猝不及防,已经大乱,右营跟中军也有不 稳之像,臣与右军将军等请陛下定夺。" " 什么!?" 听完佟联的话,石虎大怒, " 左军竟被冲破,左军将军呢?给朕斩了!" " 陛下," 佟联越显畏惧," 左军 将军已经为陛下殉战,而且敌势极强,我军又少防备,怕一时抵挡不住——" " 陛下,陛下!" 这时又一个惊皇失措的声音从帐外传来,是右军将军张进。" 敌 势猛烈,我军难于绞杀,情势紧急,请陛下速速移驾!" 张进喊道。

石虎急急出帐,后面紧跟着刘行和佟联,只见外面火光冲天,大片大片的军 帐燃起了大火,赵军西处奔逃,哭爹喊娘,而一骑骑黑衣黑甲的骑兵高举战刀紧 跟在他们后面追杀,还顺手用另一只手里的火把点燃经过的军帐,粮草。石虎一 看便知赵军被人突袭已经大败了。他征战多年,当机立断,喝令道:" 传朕旨意, 全军后退五十里,于青瓦台集合!" 张进佟联领命而去。早在外戒备的侍卫们急 忙上前将石虎扶上御马。刘行亦跨上战马,所有亲兵均聚拢过来。石虎大声命令 道:" 将郑皇后和其他人带上,我们走。" " 想走?先把命留下!" 突然周围的 军帐被推倒开,数百披着漆黑重甲的黑甲军冲杀了过来。而刚刚说话的正是领头 的骑士,浑身罩在黑甲黑披风之中,脸上戴着一个漆黑的猛虎面具,胸甲上绘着 一只张牙舞爪的狰狞兽。手里抓着的亦是一把猛虎吞月刀。他领着身后的三百骑 士直向石虎杀去。石虎旁边的几名护卫冲上前来,猛虎骑士暴喝一声,手中的刀 呼啸而过,几个人头连带顶盔就直飞了出去,紧接着是几具无头的尸体轰然倒地。

" 好!" 刘行大喝一声,腾空而起,一招鹰犀手,直取猛虎骑士的顶心。石 虎则毫不迟疑,双脚一夹马肚,领着侍卫们飞奔而去。

猛虎骑士面对刘行的鹰犀手,不退反进,猛虎吞月刀一扬,飞身而起,直迎 向疾扑而下的鹰爪。轰,刀手相交,狂乱的气息爆裂开来,周遭的军帐又倒了几 个。两人一触即离,猛虎骑士重重的落回马背上,战马四腿一软,险些站不住。 刘行则几个倒纵飞回空中。又噗的一声,喷了一口鲜血,最后落在了王帐的门口, 两眼死死盯着猛虎骑士,缓缓说道:" 没想到咱家久不问江湖天下事,竟出了你 这么一个高手。咱家倒是大意了。不过小子,你也别得意,总有一天,咱家会让 你尝尝鹰犀破心爪的厉害的!" 说完一个纵跃,飞身而去。猛虎骑士身后的黑甲 士起身欲追,猛虎骑士却是把手一扬,喝道" 别追了!此人武功太高,若非大意, 本座也不是对手。你们追上去只会白白送死。" " 是,大人!" 黑甲骑士齐齐应 道。

" 来两个人跟我进去看看" 猛虎骑士翻身下马,径直向石虎留下的王帐走去。 身后的两个武士手握弯刀,全神戒备。他们很快来到了门口,正要掀起帘子进去, 却听里面传来一声女子的疾呼:" 别进来!" " 哗啦" 后面的骑兵全冲了上来, 把王帐团团围住。" 谁在里面?" 一个看似队长的骑士喝问道。" 赶快出来,否 则我们放火烧帐子了。" " 别,别,我出不来。" 里面的女人叫道,略带哭腔。

" 你是郑皇后?还是什么人?猛虎骑士问道。

" 不,我不是什么皇后,我来杀石虎的,可是中毒了,动不了。石虎的帐中 有毒!" 原来是昏迷的黑衣美女在石虎出帐后醒了过来,听到了外面的打斗,知 道有人袭营,赵军溃败。又听到有人要进来,知道是石虎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 是朋友,遂连忙出声示警。

" 是吗?" 猛虎骑士回头示意手下停步,自己却突然掀起帘子,屏气挥刀, 扑进帐中。一进去只见三具白花花的肉体以淫秽不堪的姿势横陈在地,昏迷不醒。 旁边还有一个欲遮还羞的黑衣美人,露着最能引发人兽欲的丰白美臀,睁着无助 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是谁?" 他传音入密给少女。少女吃力地撑起上半身,却 不想胸前两只大白兔又蹦了出来,一声惊呼,双臂环胸," 呀" 的一声,又倒回 地毯上。猛虎骑士上前一步,把她扶了起来。少女用感激的眼神看了看他,可惜 只见到一个猛虎面具和一双沉黑如墨的眼睛,还有眼睛中的困惑。猛然想起猛虎 骑士的问题,伸伸舌头,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 我叫叶心意,是圣月门的弟 子,我师叔被石虎抓了,我是来找师叔的。没想到却中了石虎的诡计,险些,险 些被他奸污" 说到这里,她的脸已经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还好你们来了。对了, 你又是谁?" 叶心意自顾自地说着却没发现猛虎骑士根本没有听她说,他的两眼 紧盯着她的丰臀与淑胸,眼睛中欲火熊熊,下身甚至已经把沉重的盔甲顶了起来。 " 喂" 叶心意拉了拉猛虎骑士的手,猛虎骑士猛然惊醒过来,说道:" 虎狼骑统 领将军赵羽,是段辽请我来的。你中了什么毒?" " 迷夜香。" 叶心意答道。

" 迷夜香?我有解药,不过,还是先出去再说。" 说完,赵羽解下披风包在 叶心意身上,然后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大步出了王帐。外面的黑甲军见统领抱着 女人出来,纷纷眼露困惑,却又不敢多嘴询问。赵羽翻身上马,说道:" 把这帐 子拆了,等迷夜香散了后把里面的女人带回堡中。其他人集合全军,回堡!" 说 完一挥马鞭,电射而去。

雷堡夜虎狼军统领将军府

叶心意呆呆地看着赵羽将脸上的面具摘下露出一张刚健俊秀的脸说不出话来。 赵羽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岁,可谁也不知道他十三岁就随东晋祖狄的北征军跨江 而上,转战千里。八年前祖狄病死,而剩下的晋军遭遇赵军主力全军覆没 .赵羽 凭其高深的武功逃出了生天,之后就组织众多的流寇豪强构建了北中国最强大的 流匪集团——虎狼骑辗转在北中国各大势力间。八年发展,虎狼骑已经在辽西有 了一座固若金汤的雷堡,也有了一万三千的人马。辽西各大势力纷纷向赵羽示好, 许以重利,希望将其招至麾下。经过深思熟虑,赵羽没有加入任何一方,而是将 虎狼骑变成了辽西各势力间的雇佣军。而此次就是段辽送了三万两黄金,请虎狼 骑助其抗击石虎的。

从金台赵军大营回来后,赵羽便径直将叶心意带到了自己的密室之中,摘了 面具,又从架子上取下一个小瓷瓶,说道:" 这就是迷夜香的解药,不过,你因 为中毒太久,怕是以后武功会慢慢退废,直到变为普通人。所以,你服了解药后 需要立即赶回圣月门,否则在外面危险太多。" " 什么?" 听了赵羽的话,叶心 意惊呆了。因为一时大意,自己苦练多年的武功竟然会被废掉,她怎么也没想到 会是这样子,她也怎么都不愿意这样。

看她惶急的样子,赵羽略一迟疑,说道:" 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保住你的 武功,甚至还会让你的武功更上一层,不过""什么方法?" 叶心意急急问道,根 本就没在意他话中的转折语气。

" 那就是找到修习九天如意的男人,然后让他服下解药并与之交合。因为迷 夜香实则不叫迷夜香,也不是西域传进来的,那是当年富贵花开谷为了提高女弟 子的武功而研制出来的密药,本叫梦夜弥香。后来中原氏族纷纷渡江,贪涎富贵 花开谷中女弟子的绝色,出兵彻底围剿了富贵花开谷,等晋迁都建康,曾经集南 国佳丽于一地的富贵花开谷已经灰飞烟灭了。而富贵花开谷中的男子就都是修习 九天如意大法的。" 赵羽缓缓说道,轻叹了一口气。

叶心意终于知道赵羽为什么用转折的语气了,富贵花开谷已经消失数十年, 自己还能到哪寻找会九天如意的男子呢,即使找到了怕也是七老八十了吧?看来, 自己只能认命了。

" 我知道谁会九天如意!" 这时赵羽又说道:" 但要看你愿不愿意。因为双 修过后,你就离不开对方了,对方的内息一旦进入你的体内便不会离开,你也需 要对方经常地提供内息,否则你便会迅速苍老,但只要得到九天如意的滋补,你 就能永葆青春,容颜不老。你愿意吗?" 叶心意听了赵羽的话本来很是高兴,但 一会心下又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解毒呢?

思索良久,叶心意忽然抬起头盯着赵羽的眼睛,说道:" 如果那个会九天如 意的人是你,我就愿意!" 赵羽一惊,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是那个人?" 说完才发现竟然说漏了嘴,这可是自己生平第一次犯这种错误呢。

听到赵羽承认,叶心意不由芳心大喜,又有几分得意,说道:" 你有解药, 你还懂那么多富贵花开和迷夜香的秘密。虽然没见过,但我知道你的武功很奇怪。 这样,我就猜到了。" 赵羽无言。沉默良久说道:" 既然你愿意,我让人准备一 下。" 说完向门口走去。" 还要准备什么?这里不有床吗?" 叶心意发现自己竟 怕赵羽借机跑掉,还隐隐觉得自己有些迫不及待,慌乱之下,心中羞人的话脱口 而出。

赵羽回头说道:" 准备几个女人。双修时要想九天如意大法臻于巅峰,必须 先与几个女人交合,将内息彻底激发出来。否则,就一个人的话,是撑不到阴阳 调和之时的。昔日富贵花开谷里有三百个女人,却只有四个男人。而且那四个男 人还是祖孙四代。而我爹就是那个小孙子。" 叶心意顿时张口结舌,脸色红彤直 欲滴出血来,心里却又惊又羞。看着赵羽出门去" 准备".

----------------------------------------------------------------------

" 啊…啊…将军…好强啊…奴家…承受…不住了…奴家…奴家…从没感到这 么舒服过…啊…娘娘,用力吸奴家的奶头…许家妹妹,别舔奴家小穴了!奴家又 要泄身了…噢…呀…泄了泄了!" 密室之中,白氏被肏得大呼小叫,连连泄身。 石虎的郑皇后则挺翘个大屁股,趴在白氏胸前吸允着白氏的大奶子,下身处许氏 则在卖力地舔拭着赵羽和白氏的交合出,白氏与许氏脖子上还挂着铃铛项圈,随 着赵羽的进进出出而发出清脆又有节奏的轻响。

为了给叶心意解梦夜弥香的毒,赵羽直接将今天的三个女俘虏押进了密室。 石虎的皇后与女人,让赵羽感到愈发的刺激,本就粗如儿臂的阳具昂扬而起,战 意十足。足足肏了三个时辰,情欲反而越来越盛。而三个欲女也完全臣服于他又 粗又长,热力十足的肉棒之下。显然,石虎旦旦而伐,却从来没有使她们真正满 足过。她们尽情叫着:" 啊。。。太妙了。。。太爽了。。。啊。。。。。插的 小穴。。。好痒。。。好。。。好舒服。。。哦。。。啊。。。要被干穿了。。。 啊。。。奴家的屁眼。。也被将军插的好美。。。啊。。。亲哥哥。。。干死妹 妹了。。。。。。奴家。。。奴家爱死大鸡巴了。。。啊。。。实在受不了了。。。 受不了。。。奴家。。。又要泄了。。。将军用力。。。“

大肉棒插进小穴全根没入,赵羽用力的猛抽狠插,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 下狠,好象真的要插坏白氏的骚穴似的,双手用力的捏弄不住颤抖的双乳,捏住 乳头用力的捻弄,这一阵疾干把白氏干的淫水急流,双重的快感不断的从小穴和 屁眼中升起刺激的她疯狂的迎合,大声的呻吟:“啊。。。好。。。将军。。。 太会干穴了。。。都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泄。。。哦。。。啊。。。 干的奴家。。。好。。好爽。。。啊。。。啊。。。小穴被将军干的。。好爽。。。 用力。。。亲爱的。。。屁眼。。。也好。。。好爽。。。”

四人肆无忌惮的沉浸在淫欲之中,赵羽的肉棒在三个女人的九个肉洞中进进 出出。" 啊!哦!请将军尽情的肏奴家的后庭,莫要怜惜!哦。好爽啊,哦!" 三个女人尽情的浪叫着,扭动着,淫水早就湿透了床板。

叶心意坐在床角,看着赵羽挺着那个令人又惊又怕的大东西在三个女人的嫩 逼小穴中猛力进出。不由两眼迷离,一只手不自觉地抚过胸前,另一只则越摸越 下,轻轻按住已经湿透的阴户。不仅仅是脸色通红,连全身也泛着粉红。看着正 在狂肏郑皇后的赵羽,心里不禁又怨又爱。手随着赵羽的动作,一轻一重的按着 自己的淑乳和玉户。一会大腿之间便溪水潺潺,奔流不止。

又过了半个时辰,旁边只剩下许氏在放浪的叫唤:“啊。。啊。。。美死了。。。 小穴。。。被干。。。被将军。。。被将军插死了。。。奴家的好。。。好人儿。。。 亲。。丈夫。。。大鸡巴。。。哥哥。。用力。。。干奴家的小穴。。。唔。。。 啊。。。太妙了。。。我奴家今天太爽了。。。用力。。。啊。。。不行了。。。 花心。。。好痒。。。用力。。。啊。。。奴家要泄了。。。不行了。。。不行 了。。。啊!" 许氏高叫一声,第九次高潮汹涌而来,刺激得她只觉一阵旋晕, 便如进入了一个梦幻仙境之中,随后像郑皇后和白氏一样性福地昏迷过去。

赵羽从许氏的小穴中抽出自己的阳具,只见小赵羽青筋暴露,愈发显得狰狞。 此时的叶心意则趴在床上,衣衫不整,雪白的羞处与肌肤都暴露在外,一只嫩白 的小手还夹在两条修长紧绷的大腿之间,一根如葱的玉指正点在阴户当中的相思 红豆上。一股股的春潮从那桃源蜜洞中不断地喷薄而出。原来在许氏高潮之时, 她也泄身了。

赵羽将解药吞服进自己的肚子,然后迅速运功把它炼化。顿觉体内一股热流 随着奇经八脉中的内息周游全身。最后直奔下身而去,小赵羽硬生生的粗大了一 圈。叶心意也已从高潮的余韵之中恢复过来,浑身散发这一股媚香,刺激着赵羽 的情欲。

" 快,快把你的东西插进来,人家等很久了!" 欲火焚身的叶心意丢掉了少 女的最后一点矜持,开口求欢。赵羽也有些忍不住了,奋战三个时辰犹未泄身的 他,感到了爆发的冲动。赵羽一翻身将叶心意压在下面,噗哧一声,长枪入洞, 浑身情欲的叶心意竟没有感到破瓜时的疼痛,只觉空虚半天的小穴中于被充满了, " 舒服死了" 她高声叫道。

过不了多久,叶心意就又感到了小穴中的瘙痒,不觉摆腰动了起来,赵羽见 她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肉棒,遂放开手脚大干起来。

叶心意初时只是哼哼叽叽的小声欢叫,到了后来便忍不住学白氏三人一样高 声淫叫起来:" 哎呀。。。唔。。。啊。。。舒服。。。人家的小穴。。。好。。。 好。。。好麻。。。快。。。再快。。。用力。。。恩。。。美极了。。。唔。。。 啊。。。小穴会被。。。干。。。干坏的。。。我。。。我好舒服。。。再快点。。。 好哥哥。。。。不行了。。。好酸。。。唔。。。唔。。。。要死了。。。死了。。。 哎呀。。。尿了。。。舒服。。。舒服死了。。。哦。。。" 一股阴精象泄洪般 直涌出来,赵羽拼命地猛顶狂插,只听叶心意“恩。。。哼。。”的声音,那肥 嫩的肉臀,突然死命的扭动急摆几下,小穴不断收缩,紧紧用她的粉臀往后贴在 赵羽的小腹上,如痴如醉。

虽然叶心意达到高潮,但赵羽还没有发射,梦夜弥香的毒便解不了。两人又 换了个姿势,接着盘缠大战。叶心意的浪叫声越来越大,虽然口中要死要活的, 可是双手却紧紧的搂住赵羽好象怕他溜走似的,赵羽见心意浪荡的可爱,大肉棒 是拼命的抽送,如猛虎下山一样的勇猛,又狠又快的次次尽根,狂顶花心,干的 叶心意浑身的骨子都浪荡着,叶心意被干的到了消魂的地步,两腿勾在他的屁股 上,肥臀猛抛急扭地配合着赵羽的抽送,口中哼哼唧唧的发出更加迷人更加淫荡 的浪叫:“啊。。。。大鸡巴羽哥哥。。。干死我了。。。心意。。。的。小 穴。。。被你干烂了。。。用力。。。再用力。。。人家要死给你了。。。。恩。。。 插死。。。人家了。。。太舒服了。。。唔。。。”

两人足足做了半个时辰,依旧没有风停雨歇,赵羽下面的肉棒更加狂暴的插 着,顶着,磨着,一阵的狠干,干的叶心意的玉体如烈火在燃烧,浑身颤抖,香 汗淋漓,喘气急促,她紧抱着赵羽扭缠,舒服的魂飞九宵,如此大的动静使其他 三女也都醒转了过来,欣赏着这一幕,暗暗心惊,赵羽竟是如此的勇猛能干。

“好。。。好人。。。亲哥哥。。大鸡巴丈夫。。。啊。。。唔。。。唔。。。 可让你。。。你。。。玩死了。。。哦。。。干的。。。人家小穴。。。太。。。 太舒服了。。。用力。。。干。。。啊。。。唔。。。大鸡巴哥哥。。。唔。。。 痛快死了。。。心肝亲亲。。。你。。。哦。。。。你。。。干的人家舒服。。。 哦。。。。”

叶心意叫的那么淫荡,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使她疯狂的摇摆她那肥美雪白的 丰臀死命的迎合着大肉棒,一头秀发散的乱七八糟,媚眼半闭,两条粉臂紧紧缠 住赵羽的腰部,银牙紧咬在他的肩头,来发泄她小穴里的刺激和快感,赵羽大肉 棒干的叶心意欲飘上天,骚水直冒,花心剧烈的张合着,娇声不断的叫着: “唔。。。哎呀。。。我的大鸡巴。。。心肝。。。好美哟。。。唔。。。哦。。。 爽死了。。。啊。。。好哥哥。。插死小穴了。。。唔。。。用力顶花心。。。 啊。。。啊。。。心意要。。。泄了。。。哎。。。。不行了。。。啊。。。亲 哥。。。。大鸡巴。。。。啊。。。我要死了。。。我。。。啊。。。。我丢了。。。 丢了。。。”天生淫荡的叶心意在九天如意大法的激发下完全显现了她外庄内媚 的本性,高叫着达到了第五次高潮。

此时的赵羽也终于达到了爆发的临界,他嘶吼一声,奋力地在也心意滑润紧 窄的小穴中抽插几下,噗噗,几股滚烫的阳精带着九天如意最最纯净的内息直射 入叶心意的子宫之中。又是一声娇叫,淫荡的雷堡未来女主人瘫软在了床上。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0-2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