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风雨情缘](第三部)(35)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35)作者:林笑天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亚洲av av天堂 欧美av 日本av无码 成人av av电影 av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060


  第三十五章:云影浮霜

  严峻的形势逼得人喘不过气来,林风雨觉得心头压了一块大石头。是否天命之子对他而言并不重要——无论是不是,他都不愿神州蒙难,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谁愿国破家亡?谁愿妻离子散?谁愿为奴?

  林风雨望着屋中的娇妻们,这些都是他最亲最近的人,一旦神州有失,谁来保证她们的安全?国色天香的她们会不会沦为玩物任由淫辱?不行,绝对不行。不管是谁,即使是仙界的仙人也不行!他站起身对王天翔道:「义不容辞!」
  秦薇也是跃跃欲试,却被林风雨打断道:「王大哥,薇薇姐可以一起去,不过必须我进去看过之后,没有问题才能让她进去。」

  王天翔点头道:「谨慎些是对的。况且此事由你们自行决定,王某只是相邀并无异议。」

  商量定完了计划,过多的担心也便无用。秦冰吩咐月华,请她施展岐黄妙手帮助王天翔恢复伤势。

  拜月玉兔的丹石之术着实神奇,不过半年多时光王天翔便大体康复,只是亏损的精血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蓝剑山庄底蕴深厚,王天翔所需的材料早早准备得一应俱全。加之这段时间来随着王天翔与南宫紫霞的不断参详研究,关於皇天雷殿的秘密越来越浮现出来,只等着再探北海隐窟,一切或可大白於天下。其间王天翔希望见莫非凡一次,只是墨麒麟长期闭关不出始终未曾见面。

  这件事让南宫紫霞更是忧虑,王天翔提出的要求并非无的放矢,而那只向来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神兽忽然闭关也定有原因。一切都暂时无法明晰判断,未知恐惧笼罩在心头的感觉着实不好。

  林风雨每日陪在扶语嫣身边。算算时间她醒来的日子越来越近,此去北海不知需要多久,若不能及时赶回定是一大遗憾。只是事关神州安危的大事,也事关林家的未来,有所为有所不为,总须取舍。

  临行之日林风雨向诸女告别,特意向许玲儿鼓励道:「大榕树王的智慧果实效用神奇,玲儿的悟性越来越佳,多些自信,修行莫要落下了。」

  许玲儿道:「自信这种东西哪那么容易嘛。玲儿比起姐姐们着实差了不少,又没有慧芸姐的特长。有时候确实有点……」

  林风雨搂她入怀在额头一吻道:「玲儿忘了大混沌阵面对十二祖巫幻象了么?大榕树王不会平白无故给你颗智慧果实。你看,不知不觉宝贝玲儿也金丹后期了,比起神州诸多天才哪里差了?」心中暗歎这丫头身材并不高挑,胸前一对玉兔却是乖乖不得了。

  许玲儿迷醉地闭上眼眸,嘴角勾起标志性的甜笑呢喃道:「玲儿知道了。」
  两人温存了一会,林风雨道:「大哥又要出去一段时日,这次回来,便要娶玲儿进门。」

  许玲儿脸泛红晕道:「人家等着你!能和语嫣姐姐一同嫁入林家,玲儿很自豪。」

  林风雨与王天翔,秦薇一同前往北海。宁楠遣了施灵逸与肖苟带领两大妖族金丹后期以上的修者随行——如今蓝剑山庄兵强马壮安全无忧,而北海那边尚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带足人手应付各种突发情况十分必要。

  虽是路途遥远,前方又有未知的危险,於秦薇而言却甚是甜蜜,这还是她首次与林风雨单独相处如此长的时光,林风雨也是享尽了玄阴媚女的诸般温柔。这一趟旅程对二人来说都将是毕生的回忆。

  一路行来足有七日时光,一行人浩浩荡荡驾临北海。晴朗的早晨,海面风平浪静微波不兴,细细的海浪温柔地舔舐着沙滩,发出听不清的絮语。阳光洒下,给海面铺上了一层亮光闪闪的碎银,又像是被揉皱了的绿色丝缎。

  梨花洞就在不远处,空中看过去风景宜人别緻,只是一行人都怀揣着心事也没了入内一观的兴趣。施灵逸与肖苟留下几名妖族在海面警戒,余者在王天翔的引领下向深海寻去。

  深海处不见任何光亮,不过对这群高阶修者都不是问题,各自运起瞳术看明瞭前方的道路。深海中多有成精水族,感受到一群气势滔天的高阶修者到来,忙不迭慌不择路地亡命奔逃。另有少许元婴水族大妖,也不敢正面掠其锋芒,只得隐匿身形暂避。

  王天翔脱困之时一路都做好了标记,不需多时便寻到了一处洞窟之外。
  洞窟甚是奇异,似是深处有一股庞大的生命体正在呼吸,海水被这悠长平稳的呼吸吞入又吐出。一行人也被这呼吸之力影响,身形处在波涛之间俱都摇摆不定。这一众修者最低都有金丹后期修为,这股力量的强大让所有人骇然,互相对望着感歎.

  进入洞窟不知多深的距离才来到法阵之外。越是深入,呼吸的力量越是强劲,到最后王天翔,林风雨,施灵逸与肖苟四大高手不得不放出护体真元,才能保证一行人不被冲散。

  林风雨目中蓝芒闪烁,只见法阵内里红光沖天,隐约可闻到些许血腥味。而法阵外一层银色光罩将内里一切全数隔绝,躁动的红光始终突不出光罩的遮蔽。
  王天翔在外观望一番道:「我在梨花洞修行数百年,海面下历来全无动静,只有那几日灵气四散,方才让我寻到了此处。秦仙子可曾看出些门道?」

  秦薇目中透出一股暧昧诱人的粉光。和林风雨这等不甚了了的门外汉不同,作为精研阵法的修者,面前的法阵在她眼中堪称惊艳。此刻秦薇正目不转睛凝视着法阵沉吟不语,对王天翔的话语充耳不闻。

  过了足有大半个时辰,秦薇犹如定住的美眸才开始左右转动,盯着一些细节所在细细观察。若不是林风雨拉住了手,她便要如魔怔了一般被吸引过去。那阵法庞大的架构,每一处精妙的法纹搭建,都让她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看秦薇一时半会儿还回不过神来,林风雨向施灵逸与肖苟点点头,示意他们再次保护秦薇,又用手指划了道金线吩咐道:「我没出来之前,谁都不许超过这条线!」

  王天翔吟唱着玄奥的法诀,在一处阵眼上点点画画了一阵。只见笼罩法阵的幻光徐徐流动,现出一道空隙,两人瞧准时机瞬间挤了进去。看着他依然带伤的身体,想起初次到来时,梨花洞主被法阵黏住抽去了大量精血,也不知被困在其中的岁月,耗费了多少心血才研究透了法阵的安全进出之法。

  这处隐窟阵法与皇天雷殿中大有不同!一进入便是沖天血腥之气扑鼻而来,目中所见俱是翻涌的血液彷彿置身血池地狱!林风雨强忍着翻江倒海般的肚子,皱眉摇头骂道:「什么鬼地方?」

  王天翔故地重游早有准备,只见他打量了一阵四周怪道:「有人进来过。」
  林风雨顺着他目光望去,只见几处法纹有被动过的痕迹,地上亦有几处脚印。那脚印娇小玲珑应是女子所留,只不知是何人进入此处。

  王天翔道:「要不要先进去看看?」

  林风雨随着他在血海中前行,王天翔不断指出危险的位置。林风雨特意略微靠近了些观看,只见这些地方就犹如人体上的脓包一样噁心,那冲鼻欲呕的血腥气让他歎了口气道:「王大哥,这里和皇天雷殿截然不同,但小弟总觉得都不像是这方世界应该存在的东西。」

  皇天雷殿的元婴期灵傀儡以及凤卵,摆明了不该存在於神州。至於北海隐窟这里虽暂时没看到这些神奇的物事,可是这些阵法从境界上已经完全超越了神州,翻腾的血海更是不知抽取了多少生灵的精血。

  王天翔点头道:「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走吧,这里的危险远远不止这些。」
  林风雨先行进来的目的是为了探明其中的危险,做到心中有数才放心让秦薇入内。两人一路小心翼翼地避开危险所在,顺着固定的路线前行。

  一座巨大的血山出现在视线中。先前王天翔已向林风雨说明,血山处有血灵存在凶悍无比,甚至有些血灵堪比元婴后期修者,当是整个法阵的阵眼所在。
  此刻山脚处足有千名血人正嘶吼着喷出血箭,暗红的血色之间不时透出几丝纯白光芒。王天翔与林风雨对望一眼,隐匿身形慢慢靠近。

  被血灵围攻之人真元极其强大,放眼神州不过寥寥数人有此修为,时不时透出的纯白光芒将血灵纷纷净化消散。血灵久攻不下似是极为愤怒,忽而一只三丈余高的巨大血灵现身,张口发出一声似是血液翻涌的嘶吼。千余血灵同时向它奔去融为一体,合成一只小山般的血灵。

  巨大的血灵嘶吼,口喷一束血色剑光凌厉无比。王天翔眉头一跳,此前正是这物事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与此同时,被血灵围攻之人神州亮起玫红光芒,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花升起,花芯正对血色剑光。

  只听一声闷响,血剑被牡丹花全数收去,不过掌控牡丹的女子却身形晃了几晃,似乎受了些伤。

  之前女子被围攻看不分明,林风雨感受真元便有所猜测,如今见了她身材修长凹凸有致,鹅蛋脸甜美可人再无犹疑果断出手。

  看着林风雨隐匿身形犹如一道若有若无的轻烟靠近血灵,王天翔暗暗歎息一声:「了不起!」手掌一翻取出六面小旗,亮出身形升空而起朝血灵飞去。
  六面小旗脱手而出,一旗居中五旗围绕,顷刻间迎风而涨化作丈余大小。旗桿如剑,向血灵身周落下直插地面。旗旛飘荡间现出旗面刻画的金木水火土五行,中央那一桿则是天雷之形。王天翔大喝一声,六旗放出雷火交加席卷血灵。
  血灵与王天翔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连声嘶吼手擎一柄巨大血刀围绕身周一转,方圆百里现出一片血海。被围困的女子见了王天翔面色一冷,泛起的血海让她微微皱了皱眉头也是腾空而起。

  虚空中忽然现出一只银白色的火鸟,清吠之声直达九天。火鸟周身俱是苍白烈焰,与六面旗旛的雷火一同焚烧血海,要将其活生生蒸乾。

  女子见了火鸟精神一振,从皓腕上取下一只玉镯祭起。玉镯接口断开变作一条星光缭绕的锁链,将血灵牢牢缚住。

  火鸟口中喷出一道白得刺目的火焰直窜血灵腹部。血灵被锁链困住动弹不得,那苍白烈焰让它感到巨大的威胁,连声怒号声中目中血光大放,又射出两道血箭。
  苍白烈焰使林风雨三种真焰融合而成,与血箭一触竟也被污了。烈焰中猛地跳出一人,手持弯月般的魔刀狂劈而出。血灵猝不及防被劈中腹部,狂吼一声消散。——正是林风雨藏身烈焰之中,出其不意一击奏效。

  王天翔松了口气道:「快走!」

  背后血山中无数血灵铺天盖地而来,三人不敢正面力敌急忙遁去。那些血灵追出百里见追不上,便毫不犹豫地返回血山,似是其中有什么重要物事需要守护,不敢离开太远。

  三人落下地来,女子俏脸寒霜怒视王天翔,强忍着怒火未曾发作向林风雨传音道:「你怎么和这等无情无义之人混在一起?」

  林风雨颇为尴尬传音道:「嫂子误会了,王大哥先前正是被困於此,才未能前往蓝剑山庄相助。」

  女子正是碧云宗主云蕊,听完林风雨传音暗歎一声命数,才面色缓和向二人施礼道:「多谢两位出手相助。」

  王天翔见她先对自己发怒,现下又颇为恭敬,满头的莫名其妙,女人真是最难搞懂的物种,只得面无表情地与林风雨一同回礼。

  林风雨看这一番作为,显是王天翔并不知晓南宫剑河与云蕊的隐秘恋情,也不好多说忙问道:「云宗主为何在此?」

  两人均是南宫剑河的结义兄弟,云蕊不敢怠慢,取出一座离宫祭起,请两人入内坐定,又沏上香茶才道:「你这个天命之子现身神州,就不许本宫探查下来由么?」

  林风雨心中暗道:嫂子对大哥旧情难忘,对我二人如此恭敬自是看在结义之情。这份爱恋可深得紧了。

  云蕊朱唇一张抿了口香茶又道:「林真人可还记得魔岛之战时,鬼王宗从鬼界召唤来的那只鬼王?」

  林风雨一愣,当时战况激烈,西华魔宗凝练的数十只血煞屍魔凶威赫赫,全靠了那只鬼王抵住,否则神州修者伤亡必然惨重。当时倒真没注意那只鬼王事后去了哪里,满心疑惑道:「记得!难道有什么问题?」

  云蕊道:「战后鬼王从召唤法阵内离去。鬼王宗主战无情召唤鬼王后以身履行召唤契约陨落,鬼王宗也元气大伤再不出世。本座与战无情是旧识,鬼王宗与碧云宗相距不远交情也不错,两月前鬼王宗密报於本座,说宗门供奉各代宗主的禁地内又发现了召唤法阵。此事大有蹊跷,鬼王宗目前无人有能力搭建此法阵,如此凭空而现,岂不令人忧心?」

  林风雨惊道:「怎会如此?」

  云蕊道:「当时魔岛上遍地屍体,怀疑是那鬼王趁着混乱留下了炼屍或是分身潜入鬼王宗,又布下了召唤法阵。当日鬼王宗破例让本座进入宗门禁地,本座用追踪之法一路寻来此处,小心破开法阵进入之后又寻到那血山。不想其中有如此多血灵,支持了足有三日。若非两位到来,怕是还不易脱困。」

  王天翔道:「云宗主运气不错,若是如王某当日到达此处,怕是也要身不由己被法阵吸入,身受重伤了。」

  林风雨不安地搓着手,想起一件恐怖的事情道:「云宗主,若是鬼王分身留在神州,是不是有可能再度召唤鬼王?」

  云蕊亦是面色担忧道:「鬼王宗内的法阵已被本座暂时压住,若非血气不够怕是早已将鬼王召唤至此界。」

  王天翔苦笑道:「依云宗主之言顺着踪迹寻到北海,这法阵里血气沖天,两者若有关联岂不正是为鬼王宗内法阵提供血气么?」

  云蕊秀目低垂道:「本座担忧不止於此!既然魔界能以血祭之法召唤血红魔眼,建立与神州的界域通道,那么鬼界……」

  林风雨毛骨悚然道:「魔界进犯神州,若是再多一个鬼界后果不堪设想。」
  王天翔双目一凝道:「惊慌无用!王某上次入阵便发觉阵眼在血山之中。那些血灵无论如何勾引挑逗都不离血山百里范围,山里定有什么紧要物事。林贤弟,事不宜迟我等速探血山,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才是。」

  林风雨豁然起身道:「正是如此!血灵数量众多,王大哥速速送我出阵带妖族进来,共破血山。」

  云蕊唇角勾起微笑,不想林风雨准备充分连妖族都带来了。那一大票金丹元婴的妖族足以对抗血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7-20更新.